ID:五十弦
——不食拆逆,專注1V1——

如果全面封锁真的能写完的话,到时候估计我会开个印调搞个本子吧……?

不得不放出这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叶神哈哈哈哈哈哈

看了六遍全职,结果六遍下来最喜欢的就是弟弟了😂😂出场不到三章。兄弟骨科大法好啊!!!

【瓶邪】抱大腿飞(B站UP主梗)04

(4)

有句老话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句话对吴邪来说的确是挺准的。


张起灵回来的时候吴邪就招呼他赶紧开另一台电脑上游戏,毫不拖泥带水的等他登陆了后就邀请他下一局。


"我就不信这局有小哥带我还能这么惨。"


吴邪看着右下角不断滚动刷屏的弹幕,嘴角勾了勾,然后那双只穿了清凉无比的短裤的大白长腿作死地抬起一只去蹭了蹭旁边闷油瓶的大腿内侧。


"小哥你选瞎子啊,啊那我选你老婆好了。"

 

【???!!关大这是!?】


【卧……槽……关大说老婆!??】


【我就静静的看着关大装逼(滑稽)】


【另一个是k大对吗??】


【目测来看应该是没跑了】 ...

【瓶邪】抱大腿飞(B站UP主梗)03

(3)


又是一天早晨,吴邪安稳地睡在张起灵的怀里。


吴邪的睡相一向不是很好,每次刚开始还睡姿端正,但是一过半夜就总是双手双脚地搭在张起灵身上,最后还是张起灵无奈地将他搂入怀中轻轻拍背,像哄小孩子入睡一般的力度,而吴邪到最后也停了下来,乖巧的睡在张起灵的怀里。


张起灵本想今天陪吴邪一起睡到自然醒的,但没人给他这个机会。


放置在床头柜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的是张起灵的手机而不是吴邪。


打他手机的人很少,一般都是一天下来吴邪的手机在响。而现在大清早的就打过来,是出了什么事吗。张起灵长臂一伸就拿到了手机,然后接通...

【瓶邪】抱大腿飞(B站UP主梗)02


(2) 



 【震惊!818花爷和关大直播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1L 楼主


 楼主我先来!亲爱的小伙伴们你们昨天有看花大和关大直播吗?超基的!!

2L


 看了看了!看完那一整场直播下来,我的心情激动无比!(螺旋式升天.jpg) 



3L  

 看了= =,好基啊……花大居然和关大住在一起! 

4L


 楼上!我出一包辣条打赌这对cp会很甜!花关大法好!


5L


 我看不一定,你们没有听到花大在关掉直播前对关大说的那一句话吗?我不站花关。...

【瓶邪】抱大腿飞(B站UP主梗) 01

#b站up主梗设定(缺粮缺到爆……

 #游戏区大神瓶x翻唱区大神邪

 #OOC严重。

 #没大纲,脑洞到哪写到哪,随时坑。

 #草稿一时爽,正文火葬场。

 #接受得了就OK??? 

 ——————————————————————

(1)



 "所以,小花这就是你死命拖我上来的原因。"吴邪一脸困倦的盯着解雨臣。他打算睡到自然醒的梦被发小无情的打破,看着小花'你不起来和我一起唱的话我就搞事'的样子就根本睡不下去好吧! 

 吴邪仍深深的记得那些年被发小支配的恐惧。


 然后,然后他就被拖...

【瓶邪】《双面派》(黑化族长瓶x内向邪)(3)

*ooc严重!!!

*本文为反苏向,不适者请点右上角或左上角,再不然屏蔽,谢谢。




感情这种东西如何掌控。

 

—————————————题记

 

层层帷幕下,昏暗的房间里中心是一张可供三人滚来滚去的圆形大床。

 

张起灵疯了。

 

吴邪此刻念头只有这个。

 

从昨天起,被迫听命于他搬来这栋别墅后,放松下来的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而是屈服在他冷酷的话语下予他侵犯。

 

一句又一句的我爱你不断伏贴在他的耳边,与身下后处一起被撞击的不仅被充实的后庭,同时还有跳动不停的心脏。

 

他不知道。...

【瓶邪】双面派(黑化族长瓶x内向邪)(2)

(2)

真相往往都伴随着谎言而出现。

——————————题记

吴邪动作轻缓地走下车来,抬头看去是一片男生宿舍区域,散发着令人羡慕的朝气,以及……友情。


垂下眼眸,尽力掩盖住眼底里那些随时可能会喷薄而出的情绪。

他不想。

他不想让自己这副模样去让那些心底好的舍友为他担心。

亦不想,让张起灵得知他想法后而迁怒于他人。
脑洞刚好在走到宿舍前打断,没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打开门进去之后没想到的是胖子和黑眼镜他俩都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唉声叹气。吴邪忍不住轻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他本意是想让他们起来好让自己收拾行李,结果胖子那家伙马上抬眼看向他,圆润无比的身形非常矫健地扑向...

【瓶邪】双面派(黑化族长瓶x内向邪)(1)

*反苏向

*ooc严重

*如有不适者请点击右上角或者手机的左上角,谢谢。

是不是我们从未遇见过彼此会比较好?可没有人会来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
彼此都如笼中鸟般,欲挣脱而无力抵抗。
———————————题记
他无法克制自己的脑袋去想他,思想好像被那人刻上专属烙印一般,无法去想除了关于他以外的事。

疯狂的,饥渴又抗拒的,无力抵抗的服从。

他看到自己的理智和感情被生生分成两份一样,一份理智在漠然地看着他被感情支配胡思乱想。
还能怎么样?

已经早就被那全然炙热的爱意灌溉,无处逃脱全数接收。


就这样了吧。


吴邪看着周围被白漆漆成的病房,窗边浅色渐透的窗纱被吹进的柔风不断吹起,外边澄蓝的天空倒...

1 / 3

© 五十弦 | Powered by LOFTER